上海荔荣工贸有限公司

  •  
  • 上海荔荣工贸有限公司
       销售电话: 021-37622766 
           : 021-37622788 
       公司传真: 021-67635968
         手机: 13818585266
          QQ: 1609530058
        联系人: 唐经理
       公司邮箱: shlrgm1688@163.com
         网 址: www.shlrgm.com
         地 址: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康业路951弄32号

  • 新闻资讯
  • 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中国钢企称已准备好应诉欧盟
发布时间:2013年6月13日 | 类别:行业动态 | 点击次数:3912 次

 

      钢管行业正成为中欧贸易冲突的新战线。欧盟计划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抗议中国对相关不锈钢管征收反倾销税,最快今明两天提出申诉。

    江苏武进不锈钢管厂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武进)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已经做好应诉准备,可能会谋求加重征收相关欧盟进口产品的反倾销税,“我们的产品出口到欧盟,他们也还要加反倾销税,我们大受损失。”

    江苏武进于2011年和常熟华新特殊钢有限公司向中国商务部提交申请,要求对原产于欧盟和日本的进口相关高性能不锈钢无缝钢管进行反倾销调查。去年11月8日,中国商务部公布终裁结果,决定自当年11月9日起,对原产于欧盟和日本的上述进口产品征收9.2%至14.4%的反倾销税,实施期限为5年。

“无缝钢材单独立案”

   “发达国家不会放弃自己的核心产业,比如钢铁,他们的产品和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将日趋激烈化。”中国商务部公平贸易局处长李智6月5日在第九届上海国际钢管工业展览会上如是说。据李智统计,2012年,中国钢铁行业遭受贸易摩擦共23起,占所有贸易摩擦案件数额的30%,涉案金额约占9%左右;其中钢管行业19起。

    李智发表上述言论的前一天,欧盟宣布对中国进口的光伏产品征收临时性反倾销关税。此案是欧盟迄今进行的—次规模最大的贸易调查,中方严阵以待。据上海证券报报道,中国为光伏案准备了“一裁两立”的反制举措作为谈判筹码:所谓“一裁”就是对原产于美欧韩的太阳能级多晶硅初裁,“两立”则是对进口葡萄酒和汽车反倾销立案。6月5日,中国商务部已宣布启动对欧盟葡萄酒“双反”(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程序。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无缝钢材单独立案,与光伏面板和葡萄酒诉讼分开处理。根据WTO规则,欧盟在规定的有限时间内可以选择与日本提交的诉讼合并为一案处理。

    日本去年12月已就无缝钢材一案,向WTO投诉抗议中国。2011年,日本对中国的不锈钢钢管出口值为58亿日元(5850万美元)。欧盟对中国的此类出口值估计为数千万欧元。

    金额虽小,意味深远。“申诉报告最快可能在周四或周五就提交,由此向中国发出明确信号,即欧盟将通过法律行动来抵制任何基于报复目的、非客观证据而征收的关税。”路透社称。

“对常规市场影响不大”

    尽管与光伏案200多亿美元的涉案金额相较似乎微不足道,但无缝钢管市场竞争激烈,国内参与竞争者有浙江久立特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银环精密钢管股份有限公司、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等。

    据上海钢管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巩宏良介绍,高性能无缝钢管主要的四个指标是强度、韧性、耐腐蚀性和耐压力,“中国产的,超高压类的还不行,其他方面都与国外产品差不太多。”从欧盟、日本进口的无缝钢管主要用于电站的高压锅炉和海工设备。

   “中国是钢管大国,但不是钢管强国。去年无缝钢管进出口价差达3903美元/吨(中国的产品价格较低)。”巩宏良说,“重点行业每年仍然有30万到40万吨的进口量,主要是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和开采用管、大型锅炉用管,以及核电装备用管等方面。”

   一中型钢管企业贸易经理表示,高性能不锈钢管这类高端产品,在国内能做的“没几家”,所以申诉结果对“常规市场”影响不大。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振安指出,认定是否存在倾销的计算,是要出口商的出口价格与其在本国内的销售价格、生产成本进行比较的,而不是与进口国的相关产品价格进行比较。此次申诉,关键还看中国之前的裁决在程序上和实体上是否存在问题。所谓实体方面,涉及对价格、生产成本等的实际计算。

    欧盟曾在今年2月赢得了WTO一项裁决,即中国对从欧盟进口的X光扫描仪征收关税的做法不当。WTO裁定委员会当时指出,中国对该产品征收关税的决定没有经过正确周密的调查。一名欧盟外交官告诉路透社,在X光扫描仪申诉一案上的胜利让鼓舞了欧盟。X光扫描仪申诉是欧盟对中国贸易保护措施发起的首次挑战。

    对于欧盟此次申诉,巩宏良态度乐观,他认为对于提高国内产品质量、促进产业结构转型、降低成本,都是一个鞭策,“人家东西比你好,你得花心思来做超越别人的事情。”

    中国钢管在国际上一直遭遇贸易摩擦。据巩宏良介绍,中国2012年钢管总产量达9000万吨,占全球65%,出口886万吨,进出口相抵,净出口844万吨。在近亿吨的产能中,中国国有大中型企业产量低于2000万吨,民营企业产量占到7000万吨,且分散在2万家以上的企业,缺少整合资源的能力。

不少钢管企业表示,目前利润微薄,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已经令出口承压,出口退税幅度对盈利影响较大。

欧盟“拯救钢铁”

    值得一提的是,当地时间6月11日,欧盟委员会刚刚制定了一项旨在保卫钢铁行业前景的计划,措施包括划拨一部分欧盟资金,用于员工再培训,降低行业重组可能引发的裁员所导致的社会成本。此外,该计划还包括:在研发和技术方面提供资金以提高钢铁行业竞争力,以及推进旨在刺激汽车和建筑行业的针对性措施。

    路透社称,该计划是继上世纪70年代中期实行达维尼翁计划(DavignonPlan)来解决行业衰落之后,欧盟委员会首次采取全面行动制止钢铁业滑坡。欧盟委员会负责工业与企业事务的专员表示,为了经济复苏,欧盟对实体经济的依赖程度要超过以往任何时候,目标是到2020年使工业占本地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20%。

    也有批评者表示,上述计划缺乏明确措施,如果要拯救一个被产能过剩、需求疲软和融资紧张所困扰的行业,就必须采取更为果断的措施。德国钢铁协会表示,计划对欧洲的气候及能源政策方面含糊其辞。能源成本在钢铁上的总运营成本中的比例约占40%。此外,欧洲钢铁生产商表示,碳排放成本可能会导致钢铁生产转移到国外。

   但不容置疑的一点是,发达国家丝毫没有贬低实体经济的重要性,钢铁作为基础行业似乎正成为贸易保护主义滋生的天地。

    今年5月,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董事长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Mittal)敦促欧洲设立贸易壁垒以保护本土制造商:“欧洲应该提高进口关税,应该对来自环境标准非常低的国家的钢材额外征税。”